木又寸.

『想给您 无痛的爱啊.』

一个悄咪咪的群宣

群号:830537688

大家好!这里是巍面骨科群!

冷圈所以想抱团取暖 感兴趣的话就请进吧!

是小群 成员的话目前只有po主一个人哦

脑洞发散地/日常闲聊/舔颜向 飙车欢迎!!!

看看我吧qwqqqq

一个问题

巍面有同好群吗???想加入组织想疯了


面面这么可爱大家一起爱他多好啊

点文

五十fo感谢!

咸鱼多日决定开始复健 于是开个点文

如果有小天使感兴趣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自己想看的梗 我会挑几个来写(๑• ω •๑)

#可选cp(高亮

*雷太子

*赤字组(站家太 可接受无差 不逆

实际上all太都OK

如果不是以上在列cp一律无视哦w

时光流转,伤口复原,脸上的面具消失,雷电变得温和。他们自相残杀,他们争吵,他们互相亲吻,最终回到初见。

【雷太子】一次等待傍晚的谈话

与伙伴 @Max大佬好好好 的联文


*是太子与星际财阀团团长的一次对话


*太子和团长闺蜜+恶友


*过去捏造有


以上能接受的,请


————————————————————————————————



团长靠在宽大柔软的扶手椅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支空的酒杯。

 

 太子坐在他的对面,双腿交叠,身体前倾,撑着脑袋朝露台边上望去。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张圆桌,他们就这么安静地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所以,”终于一道声音打破沉默,太子直起上身靠进柔软的靠垫,将双手十指交叉叠放在腿上:“你这次来……是想和我谈点什么吗,这位女士?”

  

团长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没什么,只是听说雷王星的傍晚有和别处不同的风景,于是慕名前来观赏罢了。”

  

“离傍晚的时间还早,如果想观赏风景的话我可以为您安排专门的大臣全程介绍,您没有必要大老远的来我这跑一趟。”太子停了一下,“还是说您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总谈正事未免太无趣。”对面的女人嘴角弯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她将手里的酒杯轻轻搁在桌上。

  

 

“不如,这次我们来谈点有趣的东西。”

 

  

“你有喜欢的人吗?”

  

“哦?”太子倒酒的手微微一顿,“你也会问这种问题。是哪种喜欢?”

  

“就是你想的那种喜欢。”团长唇角的弧度变大了,她拿起放在自己前面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要说实话哦。”

  

“好吧……好吧。不过,女士优先,您先请。”

  

“没想到您也会玩套路。”中了意料之外的小伎俩,团长眨了眨眼,“很遗憾,目前还没有。”

  

“真是狡猾,虽然这样形容一位小姐似乎不太礼貌。”听到这样的回答太子不怒反笑,“那么该我了。”

  

  

“我没有喜欢的人,不过倒是有一个人,让我十分厌烦。”

  

团长放下酒杯,双手托起下巴。

  

“是吗。”她又眨了眨眼,“听起来很有趣,您和那位一定渊源颇深吧。”

  

“谁知道呢。”太子不置可否,调整了一下坐姿,把左腿搭在了右腿上。

 

  

“我想我从小就恨他。

  

“最开始应该只是因为他的出现夺走了我身边的视线——包括国王的,当然后来可不一样。他令人生厌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比如不知礼数,对自己周围的优良条件视而不见,明明有实力和天赋却偏偏想着去走歪门邪道,还和那些不三不四的杂种混在一起。做事根本不顾后果,也不思考为他善后的人的感受。呵,真是狂妄。”

  

“哇哦,”团长的食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脸庞,“听起来确实是一团糟。”

  

“可不是。”太子不屑地冷笑一声。

  

“他没有一点身为皇族的自觉,自高自大,行事毫无章法,随心所欲,任性又喜欢刁难别人,从穿着打扮到谈吐举止无一不是在给皇室抹黑……我敢打赌,他的责任心自打娘胎起就根本不存在。

“这种除了血统和长相之外与皇族毫无相似点的人,凭什么有那么多人拥护他。”

  

团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是如此的烦人,从小开始就这样。擅自逃课,难得有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的时候也总是问一些苛刻的问题百般刁难家庭教师,光是被他气走的老师就有一个连,我猜。

“但是他确实有天赋,也有与身份相称的实力,纵使他的性格如此恶劣,惹人生厌,还是有人死心塌地的支持他、拥戴他,甚至父王也看中他。什么事情对他而言都是轻而易举,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混蛋……”太子握紧了拳头,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这么说你讨厌的……是你的亲人?”团长看起来并不意外。

  

“没错。”太子有点自嘲地弯了嘴角,“这在皇族里非常常见,不如说,只有这样才具备了舍弃一切的觉悟。”

  

“噢。”团长抿了抿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

  

“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肩负起了引导他和带领他的责任,那段日子对于我来说,焦头烂额。我需要教他骑马,练剑,指导他的礼仪,如果在朝廷上出错了就全部赖我,我要同他温习功课,因为那些家庭教师根本管不住他。我要在他逃掉早朝被批评不识礼数之前为他撒谎打掩护,再把他从皇宫的某一个脏兮兮的角落里拽出来。在他小的时候我甚至还要负责睡前故事,那种只有女仆才会做的事情……”

  

团长忍不住扑哧一声。

  

“不许笑!”太子的耳朵难得一见地红了,透过薄薄一层鬓角看过去像两只熟透的虾,“有什么好笑的!”

  

“抱歉,”会长用手捂住嘴,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我只是觉得,您和那位的关系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呢。”

  

“走着瞧吧。”太子拿起酒杯含了一口酒,团长小幅度地耸了耸肩,伸出手示意他继续。

  

“总之如你所见,他是如此大的一个麻烦。那时我天天都紧跟在他身后,我是皇兄,是导师,甚至还是保姆。在我说教的时候他永远不听,我的话对他而言连过眼云烟都不如。

“他极其的糟糕、恶劣、惹人生厌,但有时候他也没有那么讨厌。

“在他小的时候他喜欢在皇宫的后花园里玩闹,无论早晚,只要发现他不见了去那里一定能找到他。那个精力旺盛的蠢货……只要条件允许,我估计他会选择一辈子待在那里。咳,扯远了。”太子将话头转回主题,“有一次他又从皇宫里消失了,那次时间比较久,从早朝到中午,整整一个上午,包括我在内,没有人见过他。有些大臣甚至怀疑他被拐走了,很多女仆都哭了。

“我也很心急,于是跑到后花园去找。

“那个花园太大了……到处都是花花草草,还有很多昆虫,又是中午,烈日当头的……”他顿了一下,“我找来找去,总是发现不了他,我在花园里翻来覆去了整整三个小时,一无所获,我想那时我也快放弃了。

“就在我站起身准备回房的时候,身后的灌木丛中突然站起了一个人。”太子低头思索了一会,“我一转身就看见他站在我的后面,吓了一跳。他估计也知道自己错了,手里拽着一朵蓝色的花给我,叫我不要生气。我很吃惊。”

 

“然后呢?”团长停下把玩着自己头发的手,“然后你怎么办了?”

 

“我当时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了他。”太子脸上又泛起薄红,“这太荒谬了……我当时一定是疯了。

  “不过那时心里的喜悦和轻松,说没有一定是骗人的。”

  

  “很感人。”团长酒液在手中的酒杯里打转,“你们互相厌恶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互相厌恶?这个词用得好。”太子笑了,“我和他确实称得上是互相厌恶。”

  

  团长自知失言,于是开口转移话题:“你会弹钢琴吗?”

 

  “我会,但是以前弹得更好,甚至还有点出名。”太子不在意地摆摆手,“说到弹钢琴……倒是又让我想起一件事。”

  “我们小时候的关系其实没有现在那么不好,甚至还算得上是融洽”。

  “他经常会缠着我要我弹琴,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为他弹上一曲。”

  “其实曲子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如果看到他听你弹琴时的那个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很震撼,很令人心软、动容。”

  “很奇怪对不对?作为皇族,亲情这种东西是多余的累赘,生为王储,就要具备舍弃一切的觉悟。但是他的那个表情就偏偏让我受不了。”

  

“您是一位很称职的兄长。”

  

“是吗。”他笑了。

  

 

  “我们再大一点的时候,关系大不如前。我期盼王位,他追寻自由。在这期间我们俩发生了很多纠葛,或许还有误会,但是我不想去深究,关系恶化也算是我比较满意的一个结果。毕竟同为王储,关系不共戴天才是正常的。”

  “他再没有缠着我为他弹琴,我也不会在烈日当空的午后冒着中暑的风险去后花园灰头土脸地找他三个小时。”

 

  “很遗憾。”团长低着头无意识地摩挲起光滑的杯壁。太子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关系一直在恶化,从他的举止到他后来对身边那个小子的态度,一切都和我的意愿背道而驰。他对我所追求的权利唾弃不已,我对他所坚持的所谓自由嗤之以鼻,或许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但是我不想也不会去了解。我知道他在准备出逃,我也巴不得他这样做,然后等到一切准备好的时候,他就走了。


  “他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感到十分轻松,愉悦。从出生开始我们就注定水火不容,他挣脱了名为王位的枷锁,我也正好清除了障碍。所以我很高兴,非常高兴。”

 

  真不坦诚啊殿下,明明是一副强颜欢笑的表情。 


 “那么,您希望他回来吗?”

 

  “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回来。”

 

 

窗外起了风,落叶借着风的力量吹进屋里,晚霞将蓝天染成绚丽的紫红,在空中翻滚舞蹈。

 

“你听过storyteller这首歌吗?”风拂过太子的面庞,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团长笑了,“或许哪一天你可以弹给我听。”

 

  “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为什么那小子会如此的渴望自由。”太子站起身走到露台前。

 

  “他可能会收获很多,可能会去我一辈子都不会到的地方,可能会见过我根本想不到的东西,也可能认识我永远都不会去接触的人。”

 

  “但是王位,一定会是我的。”

 

  “真是一位执着的殿下呢。”团长走到他身旁,“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实话。”


“您,其实一直深爱着那位吧。”

 

  太子无声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吗?”

 

“他不用知道。”

“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


tbc.


一个短小的段子,是雷太abo

(诸君我也想太阳太子.jpg

#在违(●°u°●)​ 」法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只求能过审🙏🙏🙏

#看到封面就知道是什么了吧?嘘#

是想太阳太子的一些妄想,其实也可以代入雷太来看(强行雷太)

新手第一次上路……因为手笨不会画其他的车所以画了小汽车qwq

希望能过审🙏

占tag抱歉<(_ _)>

是安太/雷太,雷狮已便当设定。心理医生安迷修x病人太子

算是一个试阅,想看的就和我说一声吧,可能会产出哦?

想扩列……qq:594852292 请找我唠嗑吧拜托了!

画了旳太太家的印第安福,悄咪咪关注太太好久了

人怂不艾特了,要是侵权的话马上删

亲爱的狐狸先生

亲爱的狐狸先生
cp叶皓,白狐叶X黑狐皓
玄幻不存在的,是清水向sb童话风
大概会有个三四章,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啦x随便看看开心就好
以上可以接受的请向下,Let's go!






00
小镇上有一家花店,店主是一只狐狸。他喜欢在镇上逛来逛去,但是不喜欢看店,于是便让买花的大家自己拿花,把钱留下就行,还意外的没有人赖账白拿。
毕竟,大家都觉得狐狸先生的花好看极了





01
长着一条大尾巴的狐狸先生独自住在森林中的一座小木屋里,他生了一副好皮相,彬彬有礼,举止优雅,大家都很喜欢他。小动物们都喜欢亲近他,他们会坐在狐狸先生的肩上,悄悄用手摸一摸他耳朵上的绒毛,淘气一点的还会在他的尾巴上挂一点东西,像是松果,树莓。年纪大一点的老动物们也对这位狐狸先生赞不绝口。
“他一个人住在森林深处,”年老的山羊抚着下巴上长长的胡须,笑道,“不过他总是喜欢跑到小镇上,孩子们都喜欢他,还会帮我们做事。”他喝了一口水,又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转过身和别的动物聊天去了。
这么看来,狐狸先生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02
狐狸先生的名字叫刘皓,这与他本身的形象极为不符,因为他是一只黑狐,在黑夜中根本发不出光来,和“皓”又怎么搭得上边?为此镇子里的女孩们没少笑他,不过他自己倒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因为他知道,那些姑娘只是喜欢他而已。





03
与狐狸先生本身性格相反,他的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的时候,它总是晃来晃去,隐隐约约露出下面的一小截白色绒毛,引得镇里的女孩子们双眼发光尖叫连连。当刘皓被问及尾巴的真正用处时,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如果说出他用尾巴扫院子的事实的话应该会被女孩子们骂死吧,刘皓想。





04
上面就是刘皓从不买拖把扫帚的原因。村口买扫帚的王大眼表示很痛心。





05
又是周末的一天,刘皓在家里清理花园,拔去花坛中的杂草,栽上新的花苗,还要把院子里的土翻松,种上蔬菜,再把地面扫干净。这天天气不错,不是很热也不是很冷,还有徐徐的清风吹过,但刘皓还是满头大汗。所有工作做完已经接近黄昏,刘皓擦了擦从额上流下的汗水,对着远处人家烟囱口升起的袅袅炊烟发呆。
其实他有点寂寞。
——————————————————————————————————————————
这章没有老叶……所以不打cptag,见谅(抱拳)


喜欢这篇文的可以关注tag!